亚太合作不可阻挡!加拿大联手中国做这件事

首页

2018-11-27

刚刚闭幕的2018年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29年来首次未能发表领导人宣言,凸显了当前亚太经济合作中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阻碍了经济全球化,已经成为继全球性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

然而,太平洋两岸人民希望开放、加深合作的大势不可逆转。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近日参加国立大学活动时再次就《美墨加协定》中的“毒丸条款”表态,称其不能阻止加拿大与中国商讨制定贸易协议,中加两国将继续朝着“最终的”自贸协议努力。 “毒丸条款”阻止不了中加接近在美国政府的压力下,墨西哥和加拿大近日与美国达成替代《北美自贸协定》的《美加墨协定》。

新协定里包含“毒丸条款”:若三国中有一国与某个“非市场经济国家”签署自贸协定,则其他协议伙伴有权在6个月内退出。

这被西方媒体广泛认为是针对中国,阻止墨西哥和加拿大与中国达成自贸协定。

但事实表明,“毒丸条款”并没有阻碍加拿大继续推动与中国开展自贸协定谈判的决心。 《美墨加协定》签订以来,加拿大方面就多次作出澄清,称新条款不能影响加拿大自主同其他国家达成自贸协定。

特鲁多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讲话,更为中加贸易吃了一颗“定心丸”。

事实上,中加过去几年的共同努力已经为推进中加自贸协定谈判积累了基础。 2016年9月,李克强总理对加拿大进行正式访问期间,双方就启动中加自贸区可行性研究达成了共识。 2017年,中国—加拿大自贸区联合可行性研究正式启动,迄今已经开展了四轮探索性讨论,为建立中加自贸区铺路。 2018年11月12日,中加还在北京举行了首轮中加经济财金战略对话,并在会后发布了《首轮中加经济财金战略对话联合成果文件》,双边合作进程全面加速。

目前中加双方在服务贸易和领域的市场准入与开放,特别负面清单的管理方式和非关税措施,劳工、国有企业、透明度等边境后措施等议题上存在一些分歧,但相信只要双方报以最大的谈判诚意,坚定的开放信念,以及灵活务实的谈判方式,就能确保中加自贸协定谈判的顺利开展。

中加贸易结构高度互补在开放中扩大共同利益,在合作中实现机遇共享,是中加的必然选择。 加拿大是中国在亚太地区重要的经贸伙伴,中国是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国,第二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地。 加拿大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加拿大与中国双边货物贸易达亿美元,增长%。

其中,加拿大对中国出口为亿美元,同比增长%,高于对美国出口%的增速。

加拿大自中国的进口额为亿美元,占加拿大总进口额的%,同比增长%。 中加贸易结构高度互补,投资领域潜力巨大,农产品、能源产品、等服务行业都是双边经贸合作的重点领域。 植物产品、农产品是加拿大对中国出口的第一大类产品,2017年出口额为亿美元,增长%,占加拿大对中国出口总额的%。

天然、大宗商品和矿产品也是加拿大对中国出口的重要商品,2017年出口额为亿美元,增长%,占加拿大对中国出口总额的%。

此外,化学材料和航空领域也是加拿大对华出口增长迅速的领域。

加拿大自中国的进口主要为机电产品、家具玩具产品和纺织品及原料,2017年合计进口亿美元,占加拿大自中国进口总额的%。 服务贸易也是中加经贸合作中的重点关切领域。 在中国投资的加拿大企业主要集中于三大服务行业:金融和保险、信息和通信技术、环境服务。 清洁科技领域、、旅游、留学等领域成为近年来双边经贸合作的新亮点。 加拿大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1至10月中国赴加游客总人数为61万人次,同比增长10.8%,中国成为加拿大第三大入境客源市场。

“贸易多元化战略”是加拿大对外贸易政策的重要内容,扩大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双边贸易是加拿大推动对外经贸合作的重点方向。 可以说,推动中加自贸协定谈判,夯实中加经贸合作的基础,符合中国和加拿大两国的根本利益。 搭建亚太经济合作新桥梁推动中加自贸协定谈判的重要意义超出了中加双边范畴。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挑起对华贸易冲突、重新谈判美韩自贸协定和北美自贸协定,抛出了印太贸易(Indo-Pacific)的设想,这一系列美国对外贸易政策的“横冲直撞”,严重扰乱了亚太区域一体化进程,凸显了当前亚太区域合作被割裂的种种困境。 自2015年以来,加拿大已经连续三年进入“世界前十大经济体”。

2017年,加拿大GDP总额达万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比重的%。 作为亚太区域重要成员国,加拿大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将会构成亚太区域合作的重要支柱。

中国与加拿大在全球经贸治理中持有共同的理念。 推动建立中加自贸区,释放出中国和加拿大两国坚决维护自由贸易和经济全球化的积极信号。 对于全球多边贸易体系,中加双方都坚决支持以世贸组织为核心,坚持以规则为主导,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强调增加政策透明性。

对于亚太地区一体化,两国愿意共同维护亚太区域经贸合作,促进投资贸易便利化。

推动中加双边自贸协定谈判,将为亚太区域经济合作搭建新的桥梁,提供新的合作路径。 (张琳,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更多中国理论权威解读,尽在—中国论坛网()。

责编:吴正丹、毛莉。